返回「好友密谈」  一枚柚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腮帮子鼓鼓的,“辣粉和炸鸡简直是绝配!”

白菁笑道:“你慢点吃,又没人跟你抢。”

卜月杉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:“对了,白菁菁,我都忘给你说了,是上个月帮一堆欧洲夫妇拍照,他们那个教堂是粉色玻璃材质,真的特别漂亮。”

“我给你看!”

照片很快被调出来,上面的夫妇笑容幸福灿烂,背后是一桌粉色的小教堂,在阳光的照映下,折射出美丽耀眼的光辉。

白菁喃喃:“真的很漂亮啊。”

“是啊。”卜月杉用肩膀撞了撞白菁的肩膀,“我拍这组新婚照片的时候,内心真的很有幸福感。”

卜月杉垂着头,一副很遗憾的模样:“就是不知道我最亲爱的姐妹,什么时候能请我帮她拍一下婚纱呢?”

白菁这会回过味了:“卜卜,你这卜国的地图还挺长的嘛。”

卜月杉嘿嘿笑了几声:“我就是想拍嘛,到底我会不会有这个宝贵的机会呢?”

白菁说:“没有。”

又补了句:“别想了,不可能的事。”

“啊——”卜月杉撇了撇嘴,“真没劲。”

白菁吃了块炸鸡,垂下视线,叫了声:“卜卜。”

“怎么了?”卜月杉转头看到白菁认真的神情,表情也瞬间变得正经起来,“什么事,你说吧。”

白菁轻声说:“我怀疑裴轻筠出轨了。”

“啊?”卜月杉瞪大了眼睛,不可置信地问,“你说的这个裴轻筠,是我们认识的那个裴轻筠吗?”

“是那个裴轻筠。”白菁确认地说,“你没有听错,就是我那个法定老公。”

卜月杉显然还没有从震惊里走出来,眨了眨眼睛,问:“那证据确凿了吗?”

白菁摇了摇头:“我只能确定出轨,但证据还不足。”

卜月杉说:“这么大的事情,你也不跟我早点说。”

白菁说:“我看你这段时间工作很忙,怕你担心,也想着我自己找会证据,也别错怪别人。”

卜月杉又问:“那找到了可疑对象吗?”

白菁还是摇了摇头:“也没有找到。”

“他每天就是工作,身边根本没什么女性。”

卜月杉脑袋一抽,就问了:“那男的呢?”

白菁还是第一次思及有这种可能性,顿了下,定定看着卜月杉:“也没有。”

卜月杉感觉呼吸都要停止了,现在才松了一口气:“你下次说话别大喘气,我都快被你吓死了。”

白菁幽幽地说:“你不觉得,没有才更可怕吗。”

卜月杉猛地摇了摇头:“那还是不如有可怕的,我宁愿相信这是个鬼故事,也不希望你卷入法制案。”

白菁叹了口气:“明明他在嘴里有那么一个人,可是却发现不了那个人的丝毫踪影。”

“难道说,裴轻筠其实是得了臆想症?”

卜月杉提议道:“你先别一个人在那瞎想了,先从头到尾都跟我好好讲一遍。”

白菁点了点头,从一开始的玩偶项圈说了起来。

……

卜月杉听完了事情全程,沉思了会:“所以他每晚都在把小时当树洞表白?”

白菁说:“是。”

卜月杉说:“他爱好还挺清奇的嘛,一般人干不出来这事。”

白菁说:“是有点清奇。”

卜月杉说:“所以他夸暗恋对象温柔,说她喜欢他的礼物,还叫你一起去挑礼物。”

白菁说:“没错。”

卜月杉问:“听你说,那个暗恋对象还是你们同一个高中的?”

白菁说:“是。”

卜月杉定定看向白菁,过了好一会,才表情复杂地开口:“你有没有想过,他喜欢的是你。”

白菁被吓了一大跳,脱口而出:“不可能!”

卜月杉问:“为什么不可能?”

白菁说:“反正不可能。”

卜月杉有理有据地说:“暗恋对象喜欢吃甜食,你也喜欢吃甜食,暗恋对象喜欢粉色玩偶,你也喜欢。”

“裴轻筠又给你排队买奶茶,又是买玩偶送你,又是弹钢琴又是送玫瑰……”

“而且,同一个高中,和他有关系的女孩,你也算一个啊,再说了,你刚刚说的校运会,你自己也说了,你当时也报了项目。”

“这完全都跟你符合啊。”

听了这一连串的话,白菁只感觉有些不过脑。

满脑子都是,裴轻筠喜欢自己,这怎么可能?

白菁反驳道:“高中时候,我跟他关系不好,你不记得了吗?”

“你会对喜欢的人无动于衷,天天只是面瘫脸吗?”

“而且,结婚这几年,关系也毫无进展,每天都是丧偶婚姻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