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「轻言私语」  一枚柚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这么大阵势呢。”

关于卜月杉为什么知情这件事,要从高中毕业暑假的八月说起,卜月杉来她家住,收拾房间时,结果不小心被翻到了这张纸条。

一向八卦的卜月杉,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大好机会,缠着她问了很多天后,终于得知了事情原委。

对此,卜月杉不仅打趣了好几句,还取了一个巧克力同学的名称。

白菁听出卜月杉话里的打趣,有些无奈地说:“卜卜,你够了。”

卜月杉无辜地眨了下眼睛,装作完全听不懂的模样:“嗯嗯。”

又在下一秒,语气很急切地说:“你快接着啊。”

白菁这才接过了整束红玫瑰,问了句:“怎么在你手里?你碰到……这个人了?”

“当然没有,我是刚刚到门口,碰到了快递员,帮他指路,结果聊了几句,竟然发现是给你的。”

“这不就巧了吗?简直是撞到自家人了,我报了你的手机尾号后,他就给我了。”

听到这,白菁再一次被卜月杉社交悍匪的属性所震惊:“这也能被你唠起来。”

卜月杉挥了挥手,意思都是小case啦,又催促道:“我一拿到手里,就看到了花里有张卡片了,你快拿出来看看,到底写了些什么?”

白菁低头看向花束,真的在正中央发现一张米白色的卡片。

展开一看,里面仍旧是短短的一句话。

「恭喜你获奖」

署名也仍旧是“徐”,只不过这次不再是歪歪斜斜的了,而是变得整齐了起来。

虽然还能隐约看出来不熟练的痕迹。

“哎呀。”卜月杉惊呼道,“我就说了吧,这绝对不是简单的好心人做好事,你还不相信我。”

“你看这么关注你,还知道你今天来取奖,肯定是熟人,而且送的是这么一大束红玫瑰,什么意思,你难道还不明白吗?”

“明白什么。”白菁无奈地说,“到现在还不知道对方是谁。”

听到这句话,卜月杉奇怪地喃喃了起来:“为什么不见一面呢?”

“……万一有机会呢?”

思绪渐渐回笼。

白菁仍站在原地,心绪却变得更加难以平静。

这个记忆里的巧克力同学,竟然是会裴轻筠。

远在他们还是陌生人的时候,她就已经在不知情的时候,接受过来自裴轻筠的好意了。

对于裴轻筠,对于自己。

在布满灰尘的时间角落,到底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,白菁难以去想象。

自从那晚他们在一起后,白菁就没有再打开过通话笔。

最开始的误会,中途的好奇,到现在的动心。

白菁变得不再想通过裴轻筠不知情的途径,来探听他的内心。

而是想了解他这个人,想听他亲口对她说。

指腹下意识摩挲着,写得歪歪斜斜的“徐”字。

白菁想,她一直迟迟没有做的决定,好像在此刻,内心已经拥有了自己的答案。

下班后,白菁并没有回家,而是驾车去了江滩大桥。

黄昏渐近,晚霞映在了江面上,撒下大片斑驳的金色阳光。

不知道等了多久,天边的晚霞边缘处,渐渐染上了暗色光晕。

不止的风声蹭在耳边,白菁站在江滩前,不时出着神。

“白菁。”

身后传来一直等待的熟悉声音。

白菁转身,恰巧一阵江风吹过,扬起了她的鬓发。

伸手拢起长发,她的身体融在橘红色晚霞里,像是一道朦胧的光影。

“你来了,我有事跟你说。”

白菁的声音很轻,在风声里显得有些不分明。

他们并肩站在江滩前。

白菁开口道:“我纠结了很久,在考虑要不要说,要说的话,又该怎么说,可我今天想通了,无论怎样,你都有这件事的知情权。”

从开始,白菁可以说很多理由,是她误会了,只是个乌龙事件……可是……

白菁继续说:“晚上十点,你会跟小时说话,这件事我是知道的,Fluffy最近在推动智能玩偶项目,我随手画了项圈的草稿,被唐拂言看到了,他就给我做了一个,说是让我提前体验一下。”

“所以一开始,我这边连接的通话笔,传来了你的声音,我是很意外的,没想到你竟然在跟人表白。”

“……当时我们的关系,你也知道,并不是很好,我就以为你……出轨了……”

“然后,我就开始天天晚上听,想揪出你出轨的证据,没想到你暗恋的人……会是我。”

说到这,白菁想,可是到了后来,所有的理由都只能是幌子。

结论只是她的不纯粹。

“本来到了这里,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